Tuesday, December 18, 2007

 

Chapter16 完美中的完美



「我們馬上結婚,好嗎?在華麗城辦一場童話式婚宴,你說多美妙!無論花多少時間,也要籌辦一個完美的婚禮,你說對不對呀?美琨……求求你……」八代雙目含淚,苦苦哀求。

美琨鎖好房門後嘿嘿冷笑:「別妄想拖延時間!只要洞房便可以啦!」

「淫賊!」八代氣得想一拳扁過去,奈何雙手被緊緊反綁在椅背,動彈不得,不得不乖乖坐好。

美琨一臉無辜:「這是博士的命令,我不得不從。況且……我有甚麼不配你?英俊、瀟灑、文武雙全……」說罷脫去上衣,露出健碩的身體:「渾身肌肉!這樣棒的男人,往哪裡找?」

美琨走近八代,雙手踏著她的肩膀,一頭湊到她面前,鼻尖對著鼻尖:「別忘記,我倆都是完美的化身,是天作之合啊!」

八代冷笑:「天作之合?如果天有眼,它可不會讓這樣可怖的事情發生。」

美琨長嘆,一臉不解神色:「給你氣死啦!博士說這是最美麗的事情,你忘了嗎?完美的我,跟完美的你所孕育的下一代,是……完美中的完美,那是多麼寶貴、多麼……多麼完美中的完美的事情!」

「但是……我不喜歡你啊……」八代緊咬下唇,滿臉緋紅:「我只想……跟我深愛的人生孩子……你這笨蛋明白嗎?」

「還以為你怕甚麼!沒問題,孩子出世後我們開始談戀愛便成啦!」美琨說話的神情真摯誠懇,他從心底裡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
八代低頭垂淚,無言以對。她知道單純的美琨,只懂聽博士的命令,再說下去,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。

「我們自幼一起長大,結婚後一起帶孩子,一起看著他長大成人,一起老死……一生一世,我們也在一起。」美琨輕輕抬起八代下巴,躬身吻下去。

「美琨先生!美琨先生!」

美琨張開快要碰上八代的嘴巴,破聲大罵:「甚麼事?我不是叫你們四個笨蛋好好守著門口的嗎?」

門外的聲音頓時變得溫婉。「美琨先生,我是男爵夫人呀!」

「媽的,壞我好事……」美琨掏出白手帕,繞頭一圈綑著八代的嘴巴。用帔子蓋著她之後,才打開厚重的房門,露出迷人的微笑:「夫人晚安,有何貴幹?」

「我呢……我剛完成了一個耗時半天的古法按摩。你知嘛,下人們總愛討好我,說我瘦了……我不信,想找你來評一評……」悉心打扮過的男爵夫人穿了條超低胸長裙。數以百計藏在布料下用以收窄腰部的鐵線,皆處於快要折斷的臨界點。

美琨愣了半晌才想通夫人的說話。「唔……看來真的瘦了一點。」

「是嗎?太好啦!」夫人看現美琨健碩的胸膛,不禁臉上一熱:「我……可以進來喝杯酒嗎?」

「我……正想睡覺……」美琨雙手不經意地撐著木門,以阻礙夫人內進,豈料卻擺了個誘人的姿勢──胸肌、三角肌、腋窩合組成一個無敵的「誘惑三角」(對夫人來說)。

「那真巧啊……」夫人打了個呵欠,眼波嫵媚。

「你也很睏吧?那快點回去男爵處睡吧,晚安。」美琨說罷,眼也不眨便關門。

忽然一截異物卡進門縫,木門關不上,美琨不得不開門看個究竟。

夫人得意地搔弄手中的長笛:「剛才『真巧』的意思是,我剛學會了『催眠曲』,我在床邊吹奏給你聽,好嗎?」

美琨再笨,也明白夫人死纏難打的原因,背上冷汗淋漓。「呀……對了,夫人……唔,你有沒有見過我的僕人?他們應該守著這兒,替我擋著那些閒雜人等……」

夫人呵呵一笑:「哦,我請他們到我的酒庫喝酒。你知啦,我最喜愛美人美事美食美酒……我的酒庫,藏酒種類、數量之多,可能連皇宮也不及啊!」

──那四個混蛋,有酒喝便出賣我!美琨越想越怒,但不敢發作。

夫人把玩長笛,輕掃美琨胸膛:「不如……你也來喝一杯吧,不過人家酒量少,你可不要欺負我啊。」

「我……好,那好吧,喝一杯,睡覺好的。」美琨在門後拿起外衣,離開前慎重地鎖好房門,心裡想:「我們五個鬥你一個,總不信灌醉不了你這婆娘。」

夫人輕輕揪起裙腳,小心步下長長的螺旋樓梯。「傻小子,老娘可是千杯不醉,等會看你往哪裡逃……」



房間內,八代不住掙扎,不單未能掙斷綁繩,更弄翻椅子,連人帶椅橫臥地上,蓋在身體的帔子幸運地滑開,可以暢快地吸一口氣。

八代呆呆地看著天花。堅穩的樑住雕滿美麗的圖案,屋頂成圓錐狀,八代推算她被困在某座圓塔的頂層。

──美琨回來後,怎麼辦?常綠跌下去甚麼地方?會死嗎?為甚麼我們那麼笨跑來華麗城?為甚麼離去森林後不一起逃……我們太天真了……

──怎麼辦?放棄了嗎?就這樣子跟美琨回去嗎……這樣子便放棄,那當初拼命逃出來為的是甚麼……不。我不放棄。

──我不是一早選擇了自己的路嗎?

八代精神一振,左右張望,找尋任何銳利、可以割斷繩索的東西。她發現房間盡頭一個衣櫃的腳架,鑲嵌了數塊印花銅片。

八代嘗試扭動腰肢,但被綁在一起的木椅又方又大又重,要人椅合一在地上滾動,絕不輕易。八代認準方向,大喝一聲,發力轉身。

喀──椅子是轉動了,但八代的頭卻結實地撞向一旁的床腳,痛得險些兒昏厥。

八代喘了一會,定個神來,準備另一次轉動時,門旁的牆角傳來某些東西磨擦的異聲。

是小樹熊!八代看到牠胖胖的身體奇蹟地穿過狹窄的石隙,鑽入房內,感動得立即哭起來。

小樹熊看到八代臥在地上,便走到她身旁,打個呵欠便睡了。

八代被氣得又笑又哭:「別睡呀!救命呀!」

小樹熊睜開惺忪的眼睛,無神地盯著八代。

「阻你一會,勞煩你替我咬斷這條麻繩才去睡,好嗎?」

小樹熊再打了個呵久,懶洋洋地走到八代臂旁,張口咬噬綁繩。小樹熊牙尖嘴利,不一會便咬斷了。

八代高興得抱著小樹熊跳起來,吻了牠一下:「乖乖,愛死你啦!我們快逃!」

八代開門時,才想起早被美琨反鎖。她拿起一個沉重的鋼鐵燭台,發力打擊了數下,門鎖卻絲毫無損。她轉去不設防的窗戶,一如之前所料,身處塔樓的頂層,向下張望,丁點兒站腳點也找不到。

八代呆立窗前,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,小樹熊突然閃身,從窗台躍出去!

「傻瓜,你找死呀!」八代嚇得破口大喊。但見小樹熊的胖軀下墜的速度越來越慢,甚麼至隱然向上騰飛。

幸好華麗城入夜仍燈火通明,八代才首次看到那隻愛睡小樹熊把四肢伸展到極限後,腋下寬廣的軟皮原來連著膝蓋,圓圓的毛球給拉扯得像塊方型的毛毯,輕輕的在夜空滑翔。

八代驚喜交雜,扯盡嗓門大叫:「去吧!去找常綠來救我!」



>>>Chapter17 蜈蚣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