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December 18, 2007

 

Chapter22 談和



洪水剛退,華麗城旋即陷入烈炎中。城裡的衞兵、婢女只顧逃命和乘亂偷竊,大火失控,吞噬不再旋轉的木馬。萬獸堂的標本化成灰燼。空無一人的蠟像院裡,巧奪天工的蠟像溶化,結束美麗但短暫的生命,返回物質的原始狀態。

「你呀,嘿嘿……這麼醜,不配和我飲……!」醉醺醺的波洛圖男爵夫人舉起酒瓶,潑灑落上半身已溶化、露出金屬骨架的蠟像上。那一系列「下個月減肥成功後的撲蝶少女」,借烈酒之力,捲起一團駭人的火球,直撲夫人。幸好美琨和四大僕人從後拉她一把,才不致被燒傷。

夫人回首一看,救她的人竟然是日思夜想的美琨:「你呀……壞啦!終於給我找到你啦,哇哈哈哈!來,飲勝!」瓶裡的餘酒早被潑去,夫人的嘴巴無論多努力吸吮,也喝不了一口。「美琨,拿酒來……!」

美琨向四名僕人點頭示意,他們便拿出早準備好的長繩,把夫人綑綁在一條長竹,像頭待燒的奶豬。

夫人在地上打滾掙扎:「喂!你們綁著我幹嗎?想帶我到哪兒呀?」

美琨冷冷回答:「親愛的夫人,再不走,你會死啊!我可不想失去一個小籌碼。」春夏秋冬抬起夫人,跟隨在美琨之後,步出焚燒得快要倒塌的蠟像館。

美琨微笑,牙齒再現閃光:「只要再加上波洛圖這個大籌碼,八代便是我的人!」



「……停……」垂危的雌猿在阿野懷裡,連最後一句話也無法說好便氣絕了。

阿野深深抱著她。「娘,不用說。我知道。」

阿野雙手因為剛才力撐石碑而被燒傷,但仍能抱起雌猿的屍首,吩咐身旁的人蔘:「不打了。大家,回森林。」

人蔘作了個不知是彎腰還是點頭的動作,然後向十多隻受了輕傷的野獸交待,再由牠們向各自的族群傳令下去。

常綠看著阿野,一臉感激之情。

阿野神色哀傷。「你,說的對。開戰,不好。」

常綠看著廢墟似的東角鎮和焚燒中的華麗城:「你看,不論他們是否罪有應得,很多人類也跟你們一樣痛失家園。」

阿野同意。「報了仇,又如何?人類死光,森林也不會復活。」

三名士兵來到阿野面前:「你……你懂說人話嗎?」

阿野點頭。

其中一名渾身爪痕,血漬斑斑的士兵充滿歉疚。「雖然不是我們發的炮……但弄成今天這樣的局面,我們也要負責任。」

另一名士兵頭髮被燒焦、一邊肩膀還插著一根尖木:「一直以來,我們……只顧自己和家人生活安穩,不論上級頒布怎麼樣無理的命令,只要傷害不到家人,便照辦下去。」

第三名士兵幸運地只扭傷了腳:「開發、污染森林雖然不是我們出的主意,但我們卻無意阻止它發生,只因我們軟弱,沒有維持公道的勇氣……」

「我,明白。」阿野竟然理解眾士兵的處境:「人類,的天性,便是如此。」

在旁一直默然不語的常綠,沒想到阿野竟然這樣理解人類的弱點,再加上牠懂說人話,故推斷阿野應該跟人類一起生活過一段不短的時間。

眾士兵既感激,又內疚,不約而同的說:「我們一定要還森林一個公道。」

阿野輕輕點頭,然後抱著雌猿轉身,慢步走回森林。

「常綠──!」

八代臉掛淚水,遠遠起跳飛撲向常綠,緊緊環抱著他痛哭起來。

常綠一時不知所措,想了想,才張臂抱她,但一碰她的背,便劇痛難當,這才醒覺雙手已被燒傷。

八代鬆開常綠,抹去眼淚,仔細察看著他的手:「痛嗎?」

常綠淡淡一笑。「痛得要死。」

八代問:「不打仗了嗎?」

常綠看到那三名士兵跟隨阿野返回森林:「我想,不打了。喲,大叫男呢?」

八代指著遠遠的「葛老巴」:「他一看見那隻怪物,便跑了過去。」

常綠點頭:「怪不得,那小子最喜歡這些機械的東西。」



大叫男早攀到「葛老巴」的控制台,看著燃燒中的華麗城和東角鎮。台上空無一人,除了地上的血跡和深入鐵壁的半截斷箭。他從頭到尾檢查這座怪物的控制系統,感到無比驚訝。現世裡,能夠擁有這樣先進的技術,製造這台精密的鐵塔,只有那個地方──「家」。

他發過誓,除非完成了一件非凡的設計,能把那既偉大又傲慢的父親徹底地比下去,否則永遠不會回去。為了這口氣,他接受了波洛圖的委託,大肆擴建華麗城,而無視這項工程會替領地內住民和森林帶來那樣恐怖的災難。

強烈的罪疚和不安,壓得大叫男喘不過氣。一方面,他不懂得如何贖罪,另外深深困擾他的是,為甚麼父親會製造這麼多種類的大殺傷力兵器?「家」裡是否出了甚麼巨變……



「八代!八代!你在嗎?」美琨騎著白馬趕到東角鎮的戰場,尋覓八代的踪影。最終在一棟塌了過半的屋簷下,發現她正替常綠包紮雙手,便快馬跑過去。

美琨來到八代面前,露出標準微笑:「八代,我找得你好苦呀……」

八代扮作專心包紮,故意把頭轉開,冷冷地說:「你這淫棍來找我幹麼?」

「淫淫淫……棍?」八代的惡言狠狠刺傷美琨:「不不不!我……我絕對不是淫棍……我……我只是肉體地……不,具體地,表達我的愛意!」

八代背著美琨,面向常綠,露了一個作嘔的表情。

美琨眼看不妙,立即使出殺手鐧:「八代,你來看一看!我送你兩份大禮!」

「我不要。」

「求求你轉頭看看吧。」

已看到「大禮」的常綠,向八代打了個眼色。八代不情不願地回首,便看到血流披面的萬斯拖著那頭在華麗城內吃草的彩馬。馬背上,擱著被緊綁的波洛圖男爵和他的夫人。美琨的四大僕人則在後面打鑼打鼓,好讓美琨說話時更具氣慨:「精明的我,在華麗城內明查暗訪,繼而生死相搏之後,最終擒獲破壞森林兩大元凶──男爵和夫人。厲害嗎?」

周遭的士兵看到波洛圖被擒,紛紛跑過來,團團包圍著美琨等人。

波洛圖見狀大喜:「我的軍隊,見到你們太好啦!你們的忠誠將會得到豐厚的回報!幹吧!叫告魯士來!給我殺光這群叛黨!」

美琨心底一慌,扭著大春的耳朵:「死啦!今次給你的妙計累死啦!」

圍攏的士兵,並沒有出手救助波洛圖的打算。

「告魯士那傢伙,早被你的『葛老巴』打跑了!」

「我們過來,是要當著面告訴你:我們以後不會承認你的爵位。」

眾士兵同聲歡呼。

被波洛圖重創的萬斯咳了數聲,吐了口帶血濃痰,才說得出話來:「我會把你窮奢極侈的劣行,上書皇上,並要求皇上罷免你……咳咳……同時,要求皇上賜罪予我。」說罷,他伏地向各人跪下:「因為我的軟弱,而給大家帶來災難,對不起……」

幾名士兵上前扶起萬斯。「我們的罪,不比你輕……」

夫人皺起鼻子:「老公,我的酒醒了沒有?」

波洛圖怒道:「你們這些以下犯上的混蛋!統統處死!」

萬斯挺著虛弱的身體,厲聲說:「在皇上有決定之前,我們會把你鎖起來。」

常綠續說:「要關便把他們關在鋼鐵酒店內。波洛圖,如你所願,這間酒店是用來招呼貴賓的啊!」




>>>Chapter23 尾聲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