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December 18, 2007

 

Chapter19 大破壞



大叫男跑到倉庫頂層,來到一處滿佈鋼鐵管道的角落,二話不說,便利用鐵枝嘗試撬開最粗大的管道。但管道異常結實,無論他多用力,也絲毫無損。

由於大叫男關了助聽器,所以察覺不到背後已站了一名魁梧的守衛。

「嗨!小鬼,你是誰?半夜在這裡幹甚麼啊?」

大叫男心中有氣,繼續舉起鐵枝亂打亂砸。

守衛見狀,立即上前像捉小雞般抓起大叫男:「小鬼!你在幹甚麼啊?」

大叫男傻笑一會,然後強裝鎮定:「我你也不認識?華麗城的設計者呀!」

守衛想了想,搔了搔頭:「哦,那傻頭傻腦的小鬼嘛……」

大叫男哭笑不得:「你才傻頭傻腦!快放我下來!」

守衛把大叫男放回地上:「哪你在這裡幹……喝!別動!你……不是給波洛圖男爵關在牢房嗎?」說罷從腰間拔出配刀。

大叫男雙手扠腰:「笨蛋!就是因為這裡的水管出了毛病,男爵才半夜釋放我出來緊急維修呀!牢房這樣堅固,我這樣子『傻頭傻腦』,又怎有可能逃出來呀?」

守衛還刀入鞘,點頭稱是:「對對對。這水管有毛病嗎?要我幫手嗎?」

大叫男把鐵枝交給守衛:「這水管嚴重瘀塞,你替我撬開它,再行修理,否則全城的昇降機都不能起動,明白嗎?」

「明白!今夜相助,日後勞煩先生你向男爵多多美言。」守衛接過鐵枝,便開始發力撬。

「先生……唔,這樣子才對嘛。」大叫男討厭被看扁,人家稱他為「先生」,覺得非常受用。

守衛孔武有力,三兩下便撬開一處小破口,臭水四濺:「哇哇!臭得要死!這是甚麼管道呀?」

「糞渠呀!」大叫男冷笑,一腳踢向裂口,強橫的水壓借勢沖破管道。惡臭的糞水如泉激噴,把守衛沖到老遠。
大叫男擦擦手掌,不屑地說:「『傻頭傻腦』的小子,哼,你才是呀!」



「……來……爸爸打打……嗯,甚麼事?你們綁著我幹麼呀?」波洛圖醒來,發現自己雙臂雙腿被緊綁在椅子,動彈不得。

常綠雖然佔了上風,但仍放軟語氣:「男爵大人,懇請你立即停止污染,天亮前跟森林談和,不要開戰,好嗎?」

「臭小子,原來是你搞的鬼!」波洛圖掙扎了一會,長髮散落,加上被常綠踩得一塌糊塗的化妝和血跡,模樣可怖:「你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呀?跟棵樹、跟張木桌談和?還是跟一件豬排、或者是燒雞談呀?牠們愛開戰,便他媽的來吧,難道我怕牠們不成?笨蛋!」

八代加入勸諫:「我們只希望大家不要互相殘殺……」

波洛圖悍然打斷八代的話:「好吧,我應承你們不會『互相殘殺』,只會『單方面大屠殺』!可以了嗎?哈哈!我有大批武器在手,怕甚麼?我也想看看牠們除了張牙舞爪,又有甚麼能耐攻陷華麗城!」

常綠有點激動:「如果兩軍會戰,首當其衝的是夾在森林和城堡中間的東角鎮,那裡的居民老弱幼小,要逃也來不及啊!」

波洛圖冷酷地笑說:「妙絕!妙絕!就讓那班禽獸幫幫忙,替我掃清這批人間渣滓。來得好!」

常綠咬牙暴怒,捏著拳頭,想痛打波洛圖,但最後還忍耐下來。

啪──

憤怒的八代一拳打出,波洛圖剛止血的鼻子又再破裂,昏死椅上。

八代的勁拳讓常綠看得愣住。「你的拳也不輕啊……」

「體罸嘛……」八代尷尬地聳肩微笑:「害怕嗎?以後千萬不要得罪本小姐!那麼現在怎麼辦?我早說過別妄想跟這傢伙講道理的嘛!」

常綠一臉沮喪:「我們唯有盡快溜出去,通知東角鎮的居民疏散,能夠撤走多少,便撤走多少。」

「八代……我回來啦!」門外傳來美琨的聲音。

八代立即吹滅洋燭,與常綠、小樹熊一起躲到床底。

美琨推門,醉步走向昏倒的波洛圖,掰開雙腿,面對面坐上去,雙手環抱著他的頸項。「八……代……我們終於在一起啦……」

黑暗中,美琨溫柔地扶起波洛圖傾倒的頭顱,手指輕撫他的嘴唇:「你上一次吻我……是多久以前的事……?」

床下八代滿頭大汗,一臉尷尬地望著常綠,在他耳邊輕聲說:「等會跟你解釋……」

常綠眨了數眼,驚訝地察覺自己有點醋意,但嘴巴卻硬起來:「為甚麼要跟我解釋……」

「八代……雖然你不愛我,但我會等……」美琨深深吻下去。

哇──噻!呸!呸呸!

美琨發覺不對勁,連忙用火石打火點著蠟燭──!

一‧片‧死‧寂──




美琨俯身倒下,重重摔在床腳,一雙瞪得老大的眼睛剛好盯著八代,嘴角殘留一些白沫,已然暈倒。

「傻瓜。」八代啐了一聲,然後滾出床底。

常綠從另一邊滾出去,看到八代正脫去美琨的衣服。「嗨……你幹甚麼呀?」

八代慢條斯理地穿上美琨的外套:「人家總不成光著身子跑上去的吧?」

常綠臉上發熱:「……說的是。待會整理好衣服,我們便逃。」

八代穿好褲子,半跪下來從後抱起美琨:「來,幫手把他抬上床。」

常綠心想,雖然八代不喜歡美琨,但畢竟是她的未婚夫,之前關係也好像很要好,照顧他一下,也很合理。
兩人一頭一腳,合力把只穿著內褲的美琨抬上床。常綠拾起弓箭,抱起小樹熊:「好啦,我們要走啦!」

「等會。」八代解開波洛圖的綁繩:「來,還有一個。」

常綠皺眉,但也不多問。兩人再合力把波洛圖抬起,放到美琨身旁。

「大功告成!可以走啦!」八代一臉得意,抱起小樹熊便走。

常綠與八代沿著螺旋樓梯往下走。常綠忍不住問:「為甚麼要放他們上床?」

八代聳肩:「或許可以爭多一點時間吧,誰知道!」

鈴噹──鈴噹──鈴噹──

突然間警號大作,響遍整個華麗城堡。

八代愕然:「難道發現了我們嗎?」

常綠搖頭:「不,沒這樣快吧……」

塔底傳來連連殺聲,常綠引頸俯看螺旋樓的天井,發現手持鋤頭的大叫男正被十數名守衛追捕。

「別放過這混蛋!」

「殺了這個搞破壞的臭小子!」

大叫男跑得上氣不接下氣,見路便走,雖然不知道眼前的螺旋樓梯通往何處,也一頭跑上去,不消半晌,已跑到常綠面前。

常綠再遇大叫男,一點也不高興:「笨蛋!你把守衛都引上來啦!」

「看!那臭小子跟那野小子在一起!殺!」眾守衛同時拔刀,如狼似虎地衝過來。

八代大急:「慘啦!往哪裡逃呀?」

大叫男打了個眼色:「嘿嘿,我是故意的!讓開!」

「故意?」常綠被搞得頭也昏了:「搞甚麼鬼呀!守衛來到啦!」

大叫男示意常綠與八代移後數步,然後把助聽器貼在牆身,來回聽了一圈:「唔,這裡!」

大叫男鋤頭插入石隙,發力一撬,裡面原來藏有水管,再把鋤頭尖端部份滑到水管後,發力一撬,水管立時破裂,噴出水柱。

水柱角度剛好對著樓梯,把追趕上來的守衛衝散。一處水壓失衡後,整座塔樓的四周陸續有水管爆裂,水柱、石塊四飛,封殺了常綠等人的退路。

八代哭笑不得:「這個聰明透頂的傢伙是甚麼人?我們往哪裡逃呀?」

大叫男咧嘴大笑,指著天井:「下面!」

一股巨浪剛從塔樓的入口湧入,未幾水深已達腰際。三數隻機動咖啡杯隨水漂來。其中最大隻的杯子的巨型把手,早給大叫男作了點手腳,裝置了一個簡陋的舵。

「各位,請上船!」大叫男躍起,落在杯中後立即掌舵,把咖啡杯導向螺旋樓梯。水漲船高,常綠、八代和小樹熊輕鬆地跳入杯內。

「媽的!臭子子別想逃!」早前被沖下水的部份守衛,不懂游泳的,便跑上樓梯,懂游泳的,便試圖從水中攀上咖啡杯。但他的手指才剛沾上杯沿,小樹熊便老實不客氣地抓下去,不消三數下便趕跑所有守衛。

大叫男掌著舵,讓咖啡杯乘著大水,在華麗城底層沖來盪去,隨波逐流。「你們看,前面便是城堡的東南方,有一道廢棄了的小城門,沒有守衛,只要穿過它,便可以去到東角鎮!」

八代乘風破浪,高興得大叫:「常綠,他是誰啊?很有意思啊!」

大叫男自信滿滿,仰首搥胸:「在下──天下第一男子漢──大叫男!」

滾滾洪水沖破殘舊的城門。門外便是遠山的森林。

本來安睡在常綠懷中的小樹熊突然驚醒,跨步跳出咖啡杯,伸展四肢拉開毛皮,在半空滑翔離去!

八代大奇:「那小毛球幹麼……?」

大叫男哀號:「慘啦!走錯路!」

咖啡杯乘著洪水的餘勢,滑出城門外不遠處的懸崖!

大叫男伸頭張看崖下風景:「這城門是用來丟垃圾用的……」

呀──

咖啡杯從高空墜下──

八代在半空中指罵在旁飛翔的小樹熊:「你這毛球不夠義氣呀──」



>>>Chapter20 禍水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