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December 15, 2007

 

Chapter14 碑井洞房



時近傍晚,漫天彩霞。厚厚的雲層隨風移動。一束粉紅色的光線,悄悄攀上孤寂的石碑,彷彿帶來丁點溫暖。

不過相隔一天,常綠覺得東角鎮這塊紀念人類與森林和平共存的石碑顯得更加落寞,不禁慨歎:「人和森林之間,曾經好好相處過啊。」

八代摸著冰冷的碑面,飽受風雨侵蝕的碎石在指掌間溶化。「因為怕大家會忘記,才建一座紀念碑。但有了紀念碑,不等於不會忘記啊……」

常綠苦笑。眼前的東角鎮一片平靜。居民經過一天辛勞,都趕回家造飯,炊煙在晚風裡飄散,吹向遠遠的華麗城堡。「大概只有奇蹟出現,才能制止這場戰事……」

八代眺望遠方美得像童話的城堡:「我們接著怎麼辦?」

常綠一臉茫然:「其實我也不知道……大概跑到城堡處,找波洛圖男爵出來講道理吧。」

八代笑得腰也彎了:「笨蛋!那種人怎會跟你講道理?」

常綠有點氣:「哪你說怎辦啦?」

八代翻起白眼,做了個割喉的動作。「殺‧了‧他!」

常綠連忙搖手:「不不不。我……我不會,也不懂,更不想殺人啊。」

八代搔頭,啐了一聲:「那麼唯有跟他講道理吧!」

常綠自己提出「講道理」時,只覺得笨。當別人提出來時,他才醒覺這是一個多麼荒謬的想法。

「我想到啦!」八代狡黠地瞧著常綠:「我們笨……不,你笨,想不出辦法嘛,我們便去找個聰明人來出主意,好嗎?」說罷,八代指著右排屋子間的一條小巷。

常綠認出那個地方──小巷的盡頭,便是標本店。「對,去找角叔,他一定有辦法!」

出門送貨‧不日回來

小木牌懸掛在標本店的正門,牌上字體異常典雅,很難想像出自角叔的手筆。本來輕輕鬆鬆的一句說話,在大戰前夕卻顯得冷酷無情。

常綠大嘆倒楣,和八代商量了一會,便寫了張字條,插入門上的信箱。

常綠和八代一起並肩呆坐店門外,以手托腮,相對無言。

常綠問:「怎麼辦?」

八代輕撫著睡得正甜的小樹熊,咬牙說:「逃!」
常綠皺眉:「逃?」

八代把一雙杏眼瞪得又圓又大:「對!一起逃。立即。走。」接著站直身子,拖著常綠的手,把他拉起來。

常綠仍舊呆坐。他對自己的無力感到失望。現在他最想要的,是有人來告訴他怎麼辦。

「恩公,你好呀!」

常綠和八代同時看到大婆二婆走到巷中。

大婆指著「回復女兒身」的八代:「嗯,恩公,你的夫人嗎?很漂亮啊!」

八代呵呵大笑:「是啊!不……我是說,我是很漂亮,但不是他的夫人!呵呵!」

常綠瞇眼盯著八代:「漂亮也沒用,人品不好……」

八代目露凶光。「哼,你才認識我一天,懂個屁!」

「我當然不懂啦,誰知道哪天你又變造另一個人!」常綠反駁後,指著八代:「她,便是八……算啦。」

「呀,想起來,八婆不知跑到哪裡,整天沒有見過她。」二婆說。

大婆補充道:「恩公你有所不知,那個波洛圖男爵害得我們有多慘,辛辛苦苦種起的瓜菜全給他的人搶去。若果沒有八婆帶我們來恩公處吃大餐,我們早餓死街頭了。」

常綠的手指仍然指著八代:「八婆……」

八代一手抓著常綠的手指,強笑說:「別說啦,我付她們的份……」

常綠輕輕扳開八代的手。「算吧。不用還了……」

八代喜上眉梢:「真的?」

常綠點頭。「真的,大婆二婆的份我請客,你付自己的份便可了。」

八代氣得一口咬著常綠的手指,痛得他大呼大叫。

大婆突然神色凝重:「恩公,你倆快點離開這裡啦。」

常綠眼角還掛著一滴眼淚:「喲……為甚麼呀?」

二婆解釋道:「貴夫人這樣漂亮(八代抗議道:誰是他的夫人!),如果給波洛圖的士兵看到,一定會捉她回堡裡當婢女。」

大婆接著說:「更糟的是碰上男爵夫人的婦人兵團……她們會把所有漂亮的少女當場殺掉!」

常綠八代相望傻笑:「幸好是男的……」

「男的?甚麼男的?」大婆二婆這時才發覺身後已站著一名軍官和五名士兵。

「這位女仕,請跟我們回華麗城堡,參見波洛圖男爵。我勸你別反抗,不要迫我們使用武力呀!」

「好呀,快走吧,反正我們要找他。」八代開心得拍起掌來,那天真爛漫的笑臉,眾士兵都看得痴了。

大婆二婆心裡又急又愁,但年老力衰,除了替兩人祝禱外,就只有眼巴巴看著兵隊押走常綠和八代。

每晚耗用七千枝蠟燭,便能把夜裡的華麗城照得亮如白晝。在掩映火光下,一磚一石建成的童話國度是美得那樣虛浮。飾有玫瑰蝕刻的時針踏正晚上九時。大鐘兩旁的機關啟動。風琴奏起雄壯樂章。兩扇白門打開,一組穿著整齊軍服的木偶步兵沿著輸送帶步操出來。跟在背後的是一隊穿上純銀盔甲的騎兵。鐘頂暗門趟開,七色彩帶散下。時鐘軸心以下,由四時到八時的三角形從中緩緩破開,走出波洛圖男爵和夫人的銅像。

常綠和小樹熊一直住在山裡,哪見過這等花巧的東西?小樹熊趁著包圍的士兵不留神,便偷偷竄開,獨自找樂去。常綠沒有阻止。這次進城,凶多吉少,他也希望小樹熊能逃出去。

為首的兩名士兵一臉自豪:「沒看過這樣美的東西呢?能夠待在華麗城服侍城主,是你的福份啊!」

常綠貪婪地左看右看,在八代身旁輕聲說:「如果我未見過森林裡慘況,也會被這兒的美境迷倒。」

八代則一臉不屑:「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。不過呢……」指著自己:「我例外。」

常綠聳肩:「對不起,我不同意。」

八代扁嘴。「才欠你那些許錢,不用那麼咄咄逼人吧?」

來到中央廣場,美琨送給波洛圖的彩馬在花園吃草。常綠興奮地指著牠:「那……那頭是甚麼馬?甚麼品種來的……是馬嗎?很漂亮啊!」

為首的士兵繼續自豪地說:「這是華麗城內跑得最快的馬,帥吧?」

八代皺眉:「噫……這馬……好像在哪兒見過……」

另一名士兵應道:「這馬今早才送來,你沒可能見過的。」

常綠奇道:「你見過?這樣特別的馬,如果見過,很難忘記啊!」

八代一邊隨著士兵踏入主塔樓的大殿,一邊努力回想。「糟了,我想起來啦……快逃!」

常綠愕然:「逃?怎麼逃?」

「波洛圖男爵大人駕到!」

瞬間一整隊衣履華麗的近衞兵進駐整個大殿,波洛圖在萬斯陪同下,穿過一排鑲滿金邊的紅旗,滿有氣派地走進來。

「讓我看看新來的婢女是否及格……」波洛圖輕輕撥開垂在眼前的留海,一雙細眼從下向上打量著八代。然後一雙細眼從上向下打量著八代。然後一雙細眼從下向上打量著八代。然後一雙細眼從上向下打量著八代。然後一雙細眼從下向上打量著八代。「美……美……美……美人……貴……貴……姓芳名?」

「八代。」

波洛圖眼睛往上翻,想了想:「八代?這個名字好像從哪裡聽過……管他的!八代小姐,賞面跟我跳隻舞嘛?」

八代看見波洛圖那張猥瑣的闊臉便倒胃:「你高得過我才跳吧!」

──What ?!

波洛圖如遭雷殛!如墮深淵!

給別人「看扁」是他的死穴。重金訂製的高跟鞋和高冠、劃時代的炮彈狀髮型、精心挑選矮個子當近身護衞……一切一切,便給眼前這名美若天仙的少女一句陰毒的說話破壞殆盡。

──殺。殺了她。沒有人能這樣子侮辱我。殺殺殺殺殺殺殺!

「你──聽清楚!舞技這門事,其實跟高矮……無關。嘻嘻。」波洛圖強顏歡笑。

一旁的萬斯也暗裡替八代抹了一把汗。

「八代!八代!」

八代閉目搖頭嘆息。「撞鬼啦……」

──想起啦!未婚妻!這美女是那小子的未婚妻!

波洛圖再遭雷殛!再墮深淵!

「八代!八代!真的是你!」美琨狂喜,飛身撲向八代,眼看雙手要抱著她的時候,眼前一黑,一陣濕泥和蚯蚓的臭味直撲鼻孔!

常綠不遲不早,一腳印在美琨面門,把他擋在八代身前。

傷痛欲絕的波洛圖軟癱地上,像小孩般伏地痛哭:「嗚……朋友妻,不可欺。我可是堂堂貴族,豈……豈可以……」

「臭小子,是你!為甚麼你會在這裡?」美琨抹去臉上的鞋印,暴怒指罵常綠:「來人,斬!」

波洛圖一下子由哀傷變得陰沉。「想到啦──絕交!跟那小子絕交!哈哈哈,我真是天才!」

美琨對著近衞兵大吵大鬧:「來人斬呀!你們呆在這裡幹甚麼呀?」

波洛圖清理好涕淚,梳好散亂的頭髮,變回一副貴族模樣:「咳唔,美琨先生,我‧波洛圖,才是這裡的主人……」

美琨自覺失言,但卻死心不息:「啊,對不起啊男爵大人……但我好想他死啊!」

波洛圖看到常綠保護八代的姿態,即時幻想出兩人曖昧的影象,不用美琨在旁慫恿,也會出手。「告魯士,斬了那小子!」

「是的,大人。」近衞兵首領告魯士隨即指揮眾士兵上前包圍常綠與八代。

常綠揚手喝止:「停手!等一等!我們今夜來到這裡,是想告訴大家:一直以來在森林屠殺伐木工的,不是甚麼妖怪惡靈,而是在裡面居住的猛獸!」

眾近衞兵知道敵人原來不是妖物,皆鬆了口氣。

「……牠們被華麗城堡排出的垃圾害得很慘,被迫到生死邊緣,所以……決定向人類大反攻!」

「反攻?開玩笑嗎?」由波洛圖到遠遠站在殿門的近衞兵,聽到後無不訕笑。唯獨萬斯閉起雙目,暗忖一直以來最不希望發生的事要發生了。

大殿縈迴著輕蔑的笑聲,常綠不得不扯高嗓門:「我……我來,是代表森林跟你們談和,希望男爵大人能保證以後不再污染森林。如果天明前還未獲得保證,牠們便會開戰……」

萬斯眉頭緊皺:「甚麼?小子,你說的是真話嗎?」

常綠有力地點頭,清澈無瑕的眼睛亮如繁星。「我用性命來擔保。」

八代輕輕踢了常綠一腳取笑他:「喲傻瓜,說得頭頭是道,真不賴啊!」

波洛圖雙手托著高冠哈哈大笑:「那群畜生要攻打我?發神經!怎麼打法?用牙咬?還是用尾擺?哈哈哈!華麗城裡人強馬壯,我怕甚麼?來人,斬了這臭小子!」

眾衞兵對常綠的警告半信半疑,一起瞧著告魯士,等待他的指示。告魯士則轉臉向萬斯。萬斯考慮了半晌:「先拿下他!」

包圍著常綠和八代的十多名近衞兵一同抽出長刀,告魯士厲聲道:「小子,放聰明點,便舉手投降,否則我們不客氣啦!小妮子,刀劍無眼,快快跑過來!」

八代雙手扠腰:「本小姐偏不跑,夠種便拿著刀子來捉我,若果劃花我的臉,看男爵大人會不會連你一家大小斬個清光!」

波洛圖被八代一言驚醒,也焦急起來:「她說得對啊,你們放下刀子,徒手捉拿那小子吧!」

「遵命!」眾近衞兵立即收刀,爭先恐後上前擒拿常綠。常綠見來勢凶凶,在人群裡找到處空隙,一手推八代出去。八代才剛站得穩,美琨與四大僕人已把她團團包圍。

「美琨!」八代喝道:「你們幫手救出那小子,我便自願跟你回博士處!」

美琨大樂:「真的嗎?好啦好啦!不用再追追逐逐啦……」

「少爺!」大春把美琨拉到一角,輕聲說:「別聽八代小姐那套去摸這趟混水,犯不著得罪男爵啊!我們五個對一個,也照樣可以把小姐帶回博士處!」

「說得好──」美琨來到八代跟前:「我們五個對你一個,看你往哪裡跑!四大,上!」

美琨一聲令下,四大僕人同時取出一張粗麻巨網,伺機捕捉八代。八代除了提高警覺,找尋逃走的空位,不忘關心常綠的安危。在一片叱喝聲中,偶爾看到常綠在眾多近衞兵間狼狽地左閃右避。

大秋把握八代略為分神的一剎,巨網迎頭罩下。八代早知會被偷襲,恰好彎身避過,豈料大夏和大冬一左一右同時包抄八代閃身的位置,兩張網瞬間便把八代制住。

「常綠!救命呀!」八代喊完救命後,也驚訝自己為何想也不想便向常綠求助。

常綠先格開了二十五拳、擋去了三十七掌,閃避了十八腿,才找到一線空隙看到四大僕人抬起動彈不得的八代。

「八代!」常綠想硬闖出去,卻亂了腳步,吃了記結實的鉤拳,金星四起。猶豫間,拳腳如雨下,常綠倒地,一手抱頭,一手拔出藏在靴子的短刀。青光一閃,正好割傷告魯士的腳踝。

告魯士給惹瘋了:「媽的!臭小子出刀偷襲?你們統統拔刀,把他斬成肉醬!」

眾近衞兵同時後退兩步,拔出長刀指向半跪在地上的常綠。

「殺呀!」

突然喀勒一聲,常綠身處的地板左右裂開,下面是一條不見底的隧道。他來不吸呼叫,身體已往沒有盡頭的黑暗墜落。

常綠反應異常敏捷,一刀插在井壁,止著跌勢。位於井口的告魯士見狀,便揮刀劈下。常綠無奈放手棄刀,貼著石壁滑下。

「常──綠──!」八代淒厲的叫聲仍在大殿迴盪,半晌後,黑洞裡傳來重物墜地和數響骨折聲。

波洛圖憤然大罵拉動機關的萬斯:「為……為甚麼放走那小子?作反嗎?」

萬斯慢慢把開動機關的燭台推回原位,慢條斯理的說:「那洞你指定建造,用來捉拿刺客的陷阱,忘了嗎?」
波洛圖漲紅了臉:「……我知……我故意試一試你的忠誠罷了!」

萬斯搖頭嘆息。

波洛圖拿出巨型手帕掩著紅臉:「大家做得好!大人重重有賞。刺客已經被生擒,來人,放滾油!」

眾近衞兵面面相覷,不知如何是好。

波洛圖怒道:「滾油呀?找人抬一桶滾油出來!」

萬斯咳唔一聲。「稟男爵,煮油需時,請耐心等候。」

「嗚……媽的,那便掉一隻獅子下去吧!」

「稟男爵,華麗城裡唯一的活獅子已變了標本……」

八代怒目瞪著美琨:「快去說幾句好話,否則我立即咬舌自盡!去!」

「啊……是的。」美琨躡手躡腳走向波洛圖:「男爵大人,給我一個面子。把那臭小子先關起來,讓我的手下好好毒打他一頓,才那個……嘿嘿,好嗎?」

波洛圖雖然面向美琨,眼珠子卻鎖定被繩網裹著的八代:「那個嗎……看在你份上……便暫且饒他一命吧。難得你們夫妻重逢,今晚設宴替你倆慶祝,意下如何?」

「別客氣,」美琨輕拍波洛圖肩膀,笑得眼睛也彎了:「我決定今夜先洞房,然後看她往哪裡逃!嘿嘿嘿!」

波洛圖兩眼瞪得比嘴巴更大:「洞洞洞洞洞……洞房?」

>>>Chapter15 大叫男兒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