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December 15, 2007

 

Chapter12 鋼鐵酒店



華麗城堡,如夢如幻。

旋轉木馬內空無一人。被鐵枝穿腸破肚的七色木馬,不斷追趕前面另一頭木馬的屁股。

巨大咖啡杯內空無一人。不停自轉的杯子,在沒有終點的漩渦裡不斷漂流。

摩天輪空無一人。每個裝潢瑰麗的包廂內,只坐了兩張寂寞的椅子。

城堡內所有機動遊戲的動力,皆來自兩條像井口般粗大的鋼管。又直又彎的鋼管沿著城堡、後山延伸。除了三座主塔樓外,其他城樓都不過是由木板和鋼架搭建而成的空殼,內藏成千上萬黝黑的鋼管,在糾合、交纏、堆疊、通向後山的堤壩。只要堤壩一日支配著河水的流動,這些由水力推動的玩具,便會繼續轉下去,直到永遠。

鋼管旁是由十二個鐵箱組成的垃圾列車,每天來往華麗城核心與東面的小城門,把城內的垃圾搬運、傾倒到在堤壩前的淺灘。

隨著七下警鐘響起,沉雄的金屬磨擦聲震動大地。洪水從堤壩水閘洩出,把堆起成一座小丘的垃圾沖去。垃圾沿著河道,經過東角鎮,進入森林裡不知名的地域──一個沒有人有興趣知道的地方。

在城堡與河道間,矗立了一座黑色鋼鐵建築物。濃濁的黑煙從煉鋼爐的煙囪冒出,像根直刺天際的毒針。由領地邊緣的窮鄉徵召來的苦工數以百計,在烈陽下戮力敲打從爐內吐出來的血紅鐵枝。工作的報酬,剛好可抵償因失農地收而拖欠領主的稅餉。

眾多咬著牙根幹活的苦臉裡,唯獨一個少年人在笑。少年雙手充滿勁力,每一下鐵鎚都揮動得又勁又準。在他眼裡,通透得像紅寶石的軟鐵就像一件玩具。少年不消半句鐘,便把一根鐵捧打成一個八角型的窗框,跟建築物外牆預留的空位配合得天衣無縫。

「小兄弟,為甚麼那樣辛苦要自己動手啊?」火爐焚燒加上打鐵的噪音,令說話人不得不把雙手放在嘴旁成喇叭狀,在打鐵少年耳旁說話。說話人整好衣襟然後站好,等候少年的回覆。

一直背向說話人的少年沒有任何反應,繼續打鐵。

說話人跟身旁助手對望了一眼,嘆了口氣,然後快步上前,在少年耳朵旁高喊:「小‧兄‧弟──」

少年被嚇得頓失分寸,大槌打偏,鐵枝折斷,然後像根火箭刺穿說話人的前額,最後噹啷一聲掉在遠遠的地上。

少年和助手同時慘叫,兩人慌忙左右兩邊扶起雙腳發軟的說話人。少年以比剛才說話人更吵耳的巨響大喊:「波洛圖男爵大人,你沒事吧……別嚇我啊!」

已被嚇呆的波洛圖和萬斯連忙掩著耳朵:「不要那樣大聲說話啊!」

「噢,對不起!」少年連忙賠罪,把掛在頸項的小儀器開啟。「剛才因為打鐵,所以關了助聽器,真的很對不起。」他從小開始便在鑄鐵場遊玩、學習、工作,長年累月被噪音轟炸,令他的聽力日差。但少年卻不自知,說話反而越來越大聲,因此所有朋友、長輩都喚他作「大叫男」。

大叫男一身冷汗:「波洛圖男爵……你沒事嘛?」

波洛圖男爵摸摸額上高聳的假髮。炙熱的鐵枝由前到後,貫穿了一條散發著焦味的隧道。

大叫男暗裡鬆了口氣,但還是嚇得跪在地上叩頭謝罪。波洛圖輕拍他的肩膀以示原諒。「放心,本大人沒事,別在意。」

大叫男死裡逃生,連忙站起來叩謝。「稟男爵大人,你不介意便好啦,來來來,我帶你看看進度!」他也不理會波洛圖與萬斯的腳步,一股腦兒跑進由鐵欄柵間隔成的廊道,神氣地講解著:「這所鋼鐵酒店的結構工程已完成,隨時可以開始室內裝修。本酒店的設計,我擔保是我最佳的傑作!動力系統會比華麗城堡更先進,設施更加完善,保安更加嚴密!男爵大人,請你多多支持我的計畫!拜託!」

波洛圖屈起食指,敲打著一排排的鐵欄柵。「放心。這裡用來招呼上賓,我又怎會掉以輕心呢……」

「多謝大人!多謝大人!」大叫男高興得蹦跳起來,然後跑向熔爐,繼續打鐵。

波洛圖撥起仍散著焦味的頭髮,瞄了萬斯一眼,好像要他說句甚麼似的。

萬斯抓了一會頭,才說了句:「可憐的小子……」

>>>Chapter13 樹老人朋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