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December 15, 2007

 

Chapter10 食肉森林



常綠從大鐵車狹小的氣窗眺望謐靜的森林,看著初起的陽光蒸發掉瀰漫在林間的瘴氣,視野越來越深遠,森林亦變得越來越遼闊,直至無限。

「很美啊?……怎麼也想不到它會『食人』吧……」說話的,是車內最年長的漢子,一臉鬍鬚已經發白,身子乾枯,皮膚黑得像炭,但雙臂肌肉的線條仍留著往昔刻苦鍛練的痕跡。

「是啊。」常綠出神地望著森林,因為這片樹海令他有種回到寒武山的感覺。

老漢微笑:「外表美麗,只因我們還未看到它震怒的樣子吧。」

常綠問:「我們這車子的人到森林去幹甚麼?打獵嗎?」

老漢輕撫腰上暗啞的配刀:「你看我們的樣子似是普通的獵人嗎?我們是去斬鬼啊!」

八代剛好小睡過,擦了擦眼睛,看到車內竟然有人會跟常綠說話,很是好奇,便站在旁邊聽了一會兒。「斬鬼?斬甚麼鬼呀?」

老漢續道:「一個月前,華麗城堡派來的伐木工人,在一夜間死光。接著波洛圖男爵出動一支衞隊來保護新一批伐木工人。嘿!又在一夜間死光。之後,男爵再派另一支騎兵進入森林搜索,失踪至今……」

八代眉心打了個死結:「常綠……我們豈不是……」

「車內的人,十居其九,是為了豐厚的賞金,才當上斬鬼者。」老漢陰沉的笑了笑,露出磨成錐狀的牙齒:「錢,我用不著。人,我殺得太多。鬼,倒想見識一下,嘿嘿!」

老漢的獰笑,聽得常綠與八代背上發毛,兩人互望一眼,滿有默契地同時決定,待會一下車便逃。

不久,大鐵車停下。車伕打開笨重的車門。午前的陽光曬得車內各人一時睜不開眼。

常綠下車後,看著不遠處的森林邊界,一股令他發瘋的厭惡感像成千上萬隻蜘蛛從腳底向上爬。常綠心想,如果森林真的如老漢所說內有「惡靈」,他可以體諒「惡靈」為何如此震怒──數不盡的古木被無情砍伐,餘下的樹腳像一點一點毒瘡,佈滿整個山麓。另一邊的山谷變作採礦場,深窪積滿髒水。衞兵、伐木工、礦工留下的垃圾在旁堆成數座小丘,發出陣陣腐臭。常綠初到東角鎮時曾遠遠看到這裡,那時候他還以為森林被山崩破壞。

一直伏在八代肩上睡覺的小樹熊看得眼睛也紅了。常綠一臉死灰,跟八代說:「我們走吧。」

車伕從大鐵車尾後打開一個大木箱,倒出數十把奇形怪狀的兵器。「噯!聽著!除了你們慣用的兵器外,我建議多拿一把,以防萬一……當然,要收少許按金……噯!你們去哪兒呀?臨陣退縮當逃兵嗎?別忘記你們早收了我的酬金!」

車伕指著的「你們」,正是常綠和八代。八代哼了一聲:「我們那收過你的錢?是作晚你不知說甚麼鬼話騙我們上車的!」

車伕怒說:「你們不懂我的話,可以不上車!跟我有甚麼關係?啊……想坐霸王車,可沒那麼便宜!我做生意的,甚麼都是錢。你倆不當獵人,行。那麼請付車資。每人一個銀幣!」

常綠和八代面面相覷。

「怎麼啦?沒錢嗎?」

常綠和八代一起搖頭。

車伕哈哈大笑,露出又粗又大又長的舌頭:「沒錢嘛?那樣便替我工作還錢吧!」接著把兩把鋒口崩裂、又彎又曲的長刀丟到常綠跟前。

八代對著常綠苦笑。「怎樣辦……?」

常綠無奈拾起破刀,在八代耳邊輕聲說:「姑且跟大伙兒進入森林,再找機會逃吧。噫……」

八代奇道:「甚麼事?」接著她也感到伏在肩膀的小樹熊在打顫。八代想抱起小樹熊,牠已發狂似的鑽入她的衣衫內。「呵呵呵……很癢啊……甚麼事啊傻瓜?」

半晌後,數片樹葉從森林方向飄過來。風越吹越大,落葉越捲越多,瞬間像蝗群般掩蔽了半片天空。

八代抬頭,赫然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巨大樹冠之下。「這是……剛才我們明明在森林外圍停車,為甚麼一下子會在林內?」

眾獵人齊聲起哄,拔出兵器,殺聲震天,準備迎擊不知名的惡靈。

車伕目睹劇變,笨手笨腳地從兵器堆裡隨便抓起一把帶著鋸齒的巨刀,對著常綠與八代大喝:「噯!還不拿起刀──」他的說話還未講完,橫裡飛出一條像鞭子般的樹根,嚇嚓一聲,頭顱已不知被捲到哪裡去。

八代嚇得發呆,目光久久未能擺脫面前的無頭屍體。一眾殺氣騰騰的斬鬼者同時驚叫狂奔,爭相逃命。

人群中只有尖牙老漢無懼異變,一手扯去上衣,露出背上的野狼刺青,對著森林大喊:「管你是人是鬼,有種便快快滾出來,讓老子把你斬成媽的七七四十九塊!」

「八代!八代!」常綠喚了兩聲,八代也沒有反應,於是便拉著她的手,循著大鐵車來路便跑。常綠發力狂奔了一陣子,滿以為早脫離險地,豈料定過神來,才發現自己竟然跑進了森林裡。抬頭一看,無數樹葉在樹叢間漂流。烈風搖動著大樹。哀嚎、痛哭、嘶叫在森林各處響起,混合起來,便是單純的死亡之音。最令他感到不安的,是無法分辨種種動人心魄的聲源是遠是近。

常綠疾走間,放聲大喝:「八代!醒呀!我要取武器啦!八──代──!」

八代這時才醒過來,向常綠點點頭,鬆他的手,緊抱懷中小樹熊,在旁隨著他一起在林中繼續拼命的走。

常綠閉上雙目,一邊走,一邊耳聽八方。葉與葉在風中磨擦。風與風在林間迴盪。在種種無法分辨聲源的怪聲裡,常綠在虛無處找到標的──

常綠點地,躍起,翻騰,拔箭,搭弓,放箭,落地──

常綠張眼,看到自己的箭在射中目標前,被一棵橫裡飛出來的「樹」擋去。常綠滿額冷汗:「『樹』……會跑?」

只見一棵象牙色小「樹」在林間扭動,雙「手」長著數條像鞭子般的長藤,眨眼間便閃到常綠眼前。常綠反應稍為遲緩,前臂便吃了一記鞭子,鮮血直流。

「樹」見一鞭得手,便乘勢追擊,雙「手」齊發,長短不一的七條長藤,從不同詭異的角度,連環追打常綠。

常綠不斷後退,胸口和小腿受創,雖然沒有流血,但卻像灼傷般紅腫起來,飄來一絲肉香。常綠痛得失去平衡,狼狽地倒地滾動,躲避「樹」的長藤。

「樹」見狀,鞭得更狠更快,把常綠逼到一棵大樹下。

危急之際,八代突然從旁撲出,翻開樹衣,蓋著自己和常綠。

樹衣的偽裝大概生效。「樹」來到兩人身前,也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,一怒之下,把注滿勁的長藤抽打在一塊大石上洩憤,然後怪叫一聲,便轉向樹林另一處,追殺其他入侵森林的獵人。

常綠喘著氣對八代說了聲多謝,接著從樹衣的隙縫向外窺看。只見森林已回復平靜,恐怖的殺戮似乎已經終結。遠遠的樹蔭間,傳來一把沉厚的聲音:「吼嗚……殺得好。」常綠隱約看到一隻長滿白毛的巨掌,輕撫像孩童般那麼高大的「樹」的「頭顱」。

「樹」受到稱讚,好像很高興的樣子,伸了個懶腰,便隨著那白毛巨人遠去,消失在林木間。

常綠和八代耐性子地待多一會,確定四周沒有動靜後,才掀起樹衣站起來。

「吼嗚──!」

常綠嗅到從身後噴來的老虎腥臊味,回首望過去,看到一頭作人立狀的巨大老虎,狠狠地盯著他和八代。

老虎全身白毛灰間,眼神深刻有力,巨掌從腰身的皮革刀套內,拔出柄沾滿鮮血的大彎刀。

>>>Chapter11 黑馬白虎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