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November 26, 2006

 

Chapter09 萬獸百鳥兩人渣



一枚閃動著粉紅流光的小石,筆直彈出,射向石磚路上用木炭劃成的圓圈,直指圓心的黑石珠。粉紅小石勁力充足,但角度卻偏差了少許,僅僅在黑石珠旁掠過。

黑石珠的小主人抹了把汗,露出缺了門牙的笑臉,撿起對手的粉紅小石大叫:「我早說過,要在長出新牙前,贏盡你們的寶貝!」

圍觀的小孩一起向傲慢的勝利者喝倒彩,並爭相向他挑戰。粉紅小石的主人,在喧鬧聲中哭喪著臉離去。

「小子們,讓開!車子要過來啦!」

聚集在路中玩耍的孩童立即向兩旁散開,貼著門牆排列,在僅容一頭馬車的窄巷讓開通道。

一名皮膚黝黑的大漢,騎著頭小灰騾,拖著比睡床更大的木頭車,滴嗒滴嗒的徐徐經過小巷。木頭車上擱了件巨大的貨物,給數塊不同圖案的彩布包裹著,怎樣看也看不出是甚麼東西。

路旁的孩童皆對這件龐然大物甚感好奇。缺牙童可能剛才險勝粉紅小石後,興奮過頭,亮著膽子,從後追著木頭車,偷偷伸手鑽進彩布包裹裡,摸了兩把。得手後,便向身後追隨的玩伴炫耀著自己的勇氣。

「快說呀!甚麼來的?」待車子遠去,眾孩童一起簇擁過來。

「哎喲!慘啦!」缺牙童忽然覺得掌心劇痛,大哭起來。

眾人瞧向那偷摸貨物的手,只見指頭、掌心鮮血淋漓,不禁齊聲驚呼。「怎樣啦?到底是甚麼東西弄傷你呀?」

缺牙童痛入心肺:「鳴……我摸了把後,偷看一眼……好像是隻熊掌……」


灰騾緩步穿越數條狹窄的小巷,經過一口水井和售賣五香米卷的小店,終於來到繁華的中央大道。寬敞的大道可容四線行車,兩旁每隔十步便種了棵大樹。樹後是青藍相間的石板街,舉目都是售賣絲綢、琉璃、玉石的高級商店,跟位於邊陲的東角鎮貨色差天共地。中央大道沿著山勢爬昇,盡頭處,便是領主波洛圖男爵的城堡──華麗城堡。

華麗城堡的城牆與十三座大小不一的塔樓均以白麻石砌成,圓錐狀塔頂鋪上嫣紅色瓦片。一面由金銀線繡著代表皇室的四朵玫瑰的鮮紅旗幟,在最高的主樓塔尖上飄揚。僅次於其下的,是四座中型塔樓,塔頂旗幟的紋章,則換成代表波洛圖男爵的黑色獨角獸。塔樓群後隱約可見層層鋼鐵支架,好些擴建工程仍未完成。

雄偉的城牆下是一條人工開鑿的護城河,河寬約五十步,堤岸種滿鮮花,數不清的白天鵝在淺灘棲息。以鋼鐵打造的吊橋兩旁由八名英偉不凡的士兵駐守,淺藍調軍服襯上米色皮靴,外披白長袍,腰帶配上長短雙劍與號角,活像富家公子多於守門的衞兵。

角叔打了個呵欠,騎著灰騾,來到城堡入口。橋上最前端的衞兵立即滿臉笑容,迎了上來:「角師傅,今次的作品真的大得可怕啊!」

角叔從騾背翻腿,立在地上,與衞兵寒暄數句後,便手執韁繩,領著騾車慢慢步過吊橋。他雖然替波洛圖男爵製作過不少標本,但以禽鳥、貓狗這些小動物居多,像黑熊這樣大型的作品是第一次接受委託。城內的人告訴角叔,這頭倒楣的黑熊,本應在深山居住,卻不知怎樣子迷路、墮坡,在華麗城堡後山被發現時,已奄奄一息。角叔為黑熊屍體祝禱三日,才開始製作。他想把黑熊生前的雄姿盡情展現出來。他的信念是:製作一個失敗的標本,等如殺了那動物兩次。

一陣又一陣的號角聲在城堡內響起。角叔沿途所見的佣人、婢女、平民、騎士,無不對他展露熱情的微笑,令他感到極為厭煩,但不得不禮貌地回以一笑。騾車來到中央廣場的噴泉,角叔停下來,在獨角獸的青銅像下喝了一口水,也給灰騾喝了些,才繼續走到主塔樓西側的入口。

負責掌管華麗城堡內大少事務的家宰萬斯先生已待在門前恭候,一看到角叔,便立即除去白手襪,跟他熱情地握手。

「角師傅,你好,勞煩啦。」萬斯駕了副金絲眼鏡,身型高壯,拼在角叔身旁,也不會給比下去。如果角叔像一頭野獸的話,那萬斯便是野獸的雲石雕像。

角叔笑說:「現在要看一下嗎?」

萬斯搖搖頭。「不用了。我怕。」

角叔搔了搔鼻頭:「你怕看見熊……還是怕看見標本?」

萬斯遊目四顧,見其他衞兵站在遠處,聳肩輕聲說:「總之……很可怕。」

角叔從萬斯眼裡看出異樣:「看來你不太喜歡你的工作。」

萬斯仰天大笑:「哈哈。你呢?」

角叔也來哈哈大笑。兩人豪邁的笑聲震動整座塔樓。笑罷,萬斯吩咐八名衞兵,合力把載著黑熊標本的木頭車推進塔樓入口內一個巨大的鐵籠。

鐵籠的體積可容納至少兩部木頭車,三條比手臂更粗的鐵鍊從看不清的高處垂下,緊扣著呈錐狀的頂部,四角則緊貼著筆直的鋼鐵支架和一大堆腸臟似的鋼管。

「這是甚麼東西?」角叔好奇地打量著這組由鋼鐵組成的異物,然後指著塔樓內的螺旋樓梯:「不是從樓梯運上『萬獸堂』嗎……」

萬斯笑了笑:「這東西是由男爵新聘用的工程師興建的,剛落成不久。聽說他來自『鋼鐵之城』,這是他小試牛刀之作,男爵為此可樂了一陣子,接著便委任他負責華麗城堡的擴建工程。你來,一起試試。」

角叔半信半疑地隨著萬斯進入大鐵籠。衞兵熟練地關上沉重的閘門,然後拉下漆上綠色的鐵把手,四周鋼管傳來一些怪聲,大鐵籠便徐徐昇起來。

角叔微笑:「這東西很有意思啊,用水力來推動的嗎?」

萬斯眼睛瞪得老大:「你怎樣可能知道?這是最新的技術……」

角叔翻眼,滿不在乎地說:「他們拉下把手時,我聽到流水的響聲。」

萬斯露出嘉許的笑容,心想這個老粗可不單單是標本師那末簡單。

大鐵籠在一片金屬磨擦與撞擊聲中停下。角叔點頭表示欣賞:「平常要走足一整圈的螺旋樓梯才到達的『萬獸堂』,現在站著不動,拉拉把手便到,這玩意兒真有意思啊。」角叔也數不出自己來過『萬獸堂』多少遍,但每次來到,一種莫明的不快總是襲上心頭。只見宏偉的大堂裡,安放著一排又一排比人更高的玻璃長櫃。櫃內收藏著蒐集自各地的奇珍異獸的標本。如「百鳥廊」兩側的長櫃,展出何止百鳥?

角叔在過千的標本裡找尋自己的作品,看看有沒有損毀和需要維修。離開「百鳥廊」後,回到「猛獸廳」,眾衞兵已合力安放好黑熊。彩布卸去,一頭凶暴的大黑熊張牙舞爪,眾皆嘩然。萬斯帶頭鼓掌:「太精彩啦!太精彩啦!」在一片讚嘆與掌聲中,遠處衞兵高喊:「『華麗城主』波洛圖男爵到!賜座!」

「賜座?」角叔左看右看,也不見身旁有任何椅子。瞧向萬斯,只見他神秘的笑了笑。未幾,四名侏儒兵提著兩張小木椅,擱在角叔和萬斯背後。萬斯向角叔做了個請坐的手勢,角叔滿臉狐疑地坐下,實在想不通,由城門到塔樓,所有衞兵都是偉岸男兒,為何突然間跑出數個侏儒兵?

「呵呵呵!快快快,讓我看看那黑熊變了甚麼模樣!」波洛圖男爵在四名侏儒衞兵簇擁下走進「萬獸堂」。

角叔雖然常替男爵製作標本,今天還是首次看到他。換作年輕時,角叔一定當場笑破了嘴。但現在的他不但笑不出,甚至乎有點替男爵難過。

波洛圖的身形矮胖,除了以侏儒當衞兵突出自己外,還梳了一個像炮彈般的髮形,加上特別訂造的加大碼高冠,臉上撲滿厚厚的白粉,兩頰塗了一抹胭脂,遠看像個剝了皮的洋蔥。

隨後進來的是男爵夫人的四名婢女,都穿著綠色衫裙,胖嘟嘟得像個西瓜。從後趕上來的男爵夫人相貌娟秀,雖然中年發了福,但身處四個西瓜中心,也顯得格外清瘦。她一看到黑熊標本,雙眼笑得像兩條大毛蟲,拍起掌來:「你便是角師傅嗎?很威猛啊!太棒了!呵呵呵,對不起,我是說那標本威猛,不是說你啊……呵呵呵!」

角叔無奈陪笑。

另邊廂,波洛圖雙手出乎角叔的估計,竟然長到可以拍起掌來:「做得好,做得好。不愧為全國標本師第一人!沒有你這樣高超的技術,這些毛球可死得冤枉啊。」

角叔有點氣:「波洛圖男爵與夫人既然那麼喜愛動物,為甚麼不在城堡內建一座活生生的動物園?反而要收集標本?」

波洛圖走到巨熊標本,輕撫熊腿,胖臉上盡是滿足神色。「美的東西,不單要看得見,也要摸得到啊。」

男爵夫人掩著嘴,嘻嘻笑起來:「角師傅,我呢,最怕牠們那陣異味、騷味、糞味。製成標本後,可不一樣啊。嘻嘻!」

角叔勉強笑了一笑。他有點後悔接了這趟差事。當初接受委託時,除了豐厚的酬金,更重要是自己的私心。他沒有製作過這樣大型的標本,這機會不可多得。還有可以好好飽吃數不清多少頓的熊肉,也省了不少伙食錢。最重要的是,除非你不打算在本領地裡生活,否則誰也不能拒絕波洛圖男爵給你的工作。

波洛圖走近角叔,他雖然坐在矮凳,但跟男爵身高不是差太遠。「角師傅,你跟我來,帶你看看快要開幕的蠟像館。」說罷便領著夫人,一起步出「萬獸堂」。萬斯站了起來,示意角叔一起走。

波洛圖和夫人四隻腳在螺旋樓梯上劈裂啪嘞的向上走,穿越圓型石門,走出塔樓外的石橋。石橋呈拱狀,把兩座塔樓在半空連結起來。角叔一邊走,一邊欣賞著大橋兩旁的風景。右手邊可以俯瞰整個采邑。除了通往城堡的大道堆砌得金碧輝煌外,整個城鎮都破破落落,了無生氣。另一邊則群山蔥蔥,唯一煞風景的,便是堡後的龐大工程。縱橫盤根的鋼鐵支架,像一記毫無章法的敗筆,把整張風景畫坑掉了。更叫角叔心傷的是,穿過層層鋼架,他可以看到遠遠被破壞得一塌糊塗的森林。

過了石橋,萬斯領角叔到達一間華麗至極的巨廳。遠看還以為內裡站滿了人,近看才知這批全是手功一流的蠟像。

角叔細看,心裡不禁失笑。只見偌大的蠟像館內,全是波洛圖及其夫人的不同扮相的造像。蠟像師冒著殺頭的危險,替波洛圖增高、替夫人減肥。改得少,效果不彰顯,改得多,便會惹來他們質疑是否有諷刺之心。角叔可以感受到蠟像師每一個改動都改得膽顫心驚。

館內一處對著大窗、採光充足的角落,擺放了八尊蠟像,每個都是同一名妙齡少女,身穿白色紗裙,拿著一張圓網,在花叢採蝶的連續姿勢。少女姿態嬝娜,輕歌妙舞,一張俏臉透著微紅,看得角叔也為之出神。

男爵夫人悄然來到角叔的身後。「怎麼樣?這系列很不錯吧。我每天都會跑來這裡欣賞一下。嘻嘻!」

角叔由衷地點頭稱讚。「請問撲蝶的美妙女子是誰?」

男爵夫人的臉瞬間現出一片緋紅:「這個……是下個月的我……我正開始減肥……」

「哦。」角叔眨了眨眼,不住點頭叫好。

「角師傅會造蠟像嗎?」

角叔搖首。「我沒用,不能憑空創作……不,我做的事情根本談不上是創作……」

男爵夫人低頭輕咬下唇,踢踢地板:「那樣太可惜啦。最近城堡來了一個貴賓,是美得令所有男人妒忌的美男子……我還以為你可以替他作一個像,把他的英姿長留在本城……」

角叔指著撲蝶少女蠟像:「為甚麼不僱用製作這套作品的師傅?」

男爵夫人頓了頓:「半個月前,斬了……啊,不,是回了鄉才對……嘻!」

「是嗎……太可惜了……」角叔胸口鬱悶,有點想吐。「希望你們用不著我。我幹的可是跟死亡打交道,大大不祥的工作啊……謝謝各位的招待,店子還有工作未完,先行告辭了。」

波洛圖和夫人再跟角叔閒扯了一會後,萬斯識趣地替角叔打圓場,領著他離開蠟像館。

角叔苦笑:「謝謝你啊。」

萬斯輕拍角叔肩膀,沒有說話。直到城門下,才跟角叔告別。「保重啦。」

角叔揮手別過萬斯,從吊橋的衞兵處領回灰騾和木頭車,離開這座名副其實的華麗城堡。

角叔閉上眼,發瘋似地使勁搖頭,一輪金星過去,也揮不去波洛圖和夫人的靈魂那副醜陋惡相。


>>>Chapter10 食肉森林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