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October 28, 2006

 

Chapter05 二人套餐



灰暗的天,似雨非雨。殘破的石碑,孤伶伶地佇立在水池中央。精緻的銅製泉口偶爾滴下數滴泉水,池底長滿苔蘚與雜草。

常綠細看碑面已顯得模糊的浮雕,勉強可以辨別出是一些人與動物合力去完成一些事情的圖案。他記起父親曾說過,這座石碑是用來紀念人類與森林和平共存。那時的動物都學會說人話,從深山大澤內採集水果野菌、奇花異卉,來到鎮上跟人類易物,換取布匹、鐵具、藥液、樂器。

這個鎮名叫「東角鎮」,位於「波洛圖男爵」領地最東北邊陲一角,是平原跟森林交界的地方。因為這些特殊的交易,令這小鎮成為領地裡商貿活動最繁榮的地方。

但隨著文明、科技起飛,人類跟動物的距離便越走越遠。再加上領主波洛圖男爵另闢地方建做更新更大的城堡,所有工商活動也隨之遷移,東角鎮的繁華日漸褪色,跟常綠兒時的印象相去甚遠。

常綠坐在破落的碑座,細看圍繞廣場的房子,又老又舊。在廣場上作息的鎮民,大多是老人和婦孺,年青人一個也沒有。

常綠回首瞧向碑後的森林邊緣,只見樹木崩倒,一片黃土,推算那場驚人的山崩並不單在自己的老家發生,也暗自慶幸沒有傷害到鎮上的居民。

「不等啦!」常綠啐了聲,站起來伸個懶腰,背起隨身的長弓,便放棄等候不知跑到哪裡的小樹熊,繼續他來到鎮上的目的──購買建屋用的工具,重建家園。他邊走邊看,穿過好幾條巷弄,才找到一家雜貨店。

「呵呵呵!小兄弟,你買這些工具不是要碎屍吧?」亂七八糟的店舖內,蓄著大鬍子的老闆咬著拳頭那樣大的煙斗,豪邁地大笑著:「希望那個倒楣鬼不是我家的親戚吧!哈哈……不,我想到啦!那個嗜賭的爛表弟倒應該快點去……」

「咳唔。」常綠好不容易在店內無數的工具雜貨間找到一個立足的地方:「不,我要建一所新房子。」

「建新房子?」老闆噴了一大團煙,常綠被嗆得咳了兩聲。濃煙散去,老闆像變魔術般,已把一大堆刀、鋸、銼等工具紮好,交給常綠:「小兄弟,新婚嗎?真可惜,看你一表人材,唉,如果我有女兒,一定許配給你!」

常綠尷尬地笑著:「請問多少錢?」

老闆放聲大笑得店子也震動起來,沙塵從看似快要倒塌的樑間散落:「哈哈!如果我有女兒,她一定是『東角鎮』內最漂亮……不,應該是『波洛圖』領地內最漂亮的女孩!再多的錢也不賣!……送就可以!哈哈哈!」

常綠臉皮在陪笑,卻想著這店子一定生意欠佳,老闆很久沒跟人說過話。轉念間,常綠才醒覺自己也沒跟人類說話好一陣子。

老闆撫弄著黏著麵包碎的大鬍子:「至於這批碎屍工具……算你一個銀幣吧!」

常綠掏出大師兄相贈的兩個一大一小的銀幣。

老闆咬著煙斗,皺起眉頭:「你就得這些可憐的碎銀嗎?」

「是啊……不夠嗎?」

老闆又吐了一大口煙,取了個小的:「夠!下次再來買東西,給你打個折扣!如果沒錢用,我介紹你到『華麗城』當個小木工,好嗎?」

常綠:「其實……木工這事情我不太在行。」

老闆大奇:「開玩笑?那你怎樣建房子、娶老婆呀?」

常綠被老闆追問得紅著臉:「我可沒說過要娶老婆!……只是……我的家給山泥淹掉了……」

老闆的表情變得正經起來:「家裡的人安好嗎?」

常綠眼睛立時紅了,也不懂說話。

老闆放下煙斗,想了一會:「我知啦。」然後從櫃台下拉出一卷已發黃的紙,一隻在紙卷罅隙裡熟睡的小蜘蛛被嚇得落荒而逃。老闆舉手,一掌便打下去。

「不要!」常綠在小蜘蛛變成薄片前,托著老闆的巨掌。「請不要……」

小蜘蛛撿了一命,在十指山的巨大陰影下,瞬間鑽入桌面的裂縫。

「小子,有意思……」老闆收回巨掌,咬了咬煙斗:「這是本店的設計圖,前舖後居,間格還算可以啦。按著圖來搭建,準不會錯。不明白的地方,儘管來找我吧。知道嗎?」

常綠抬頭四覽店子及掌櫃後的房間:「你的好意我心領啦。只有我一個人,住不上那麼大的房子。」常綠背起那些工具,拿著身上最後一個銀幣,離開雜貨店:「謝謝你。再見。」

老闆攤開破舊的設計圖,默默地抽著煙斗。

「對啊,屋子這樣大,足五口之家住啊……」老闆忽然崩潰下來,滿臉涕淚:「大屋建好了,卻沒有女人嫁我呢……」


從雪山走到泥濘,常綠很久沒嚐過陽光的滋味。離開雜貨店後,灰雲散去不少,隱約可見藍天,光束從雲間照射大地。常綠移步,走到陽光下,吸了口微寒的空氣。這時天色比早上來得明亮,座落在鎮後遠山的「華麗城」也清晰可見。

常綠看過的建築物,最大的便是寒武山寨內的大殿。如今,部份仍在施工中的「華麗城」的規模之大,常綠連想也沒想過。「到華麗城當木工掙錢似乎不錯啊……先回去好好練習一下。」

「大懶蟲,快出來,我們要走啦。」常綠走過幾條窄巷,越過數十戶人家,輕喚了過百聲,小樹熊還沒有現身。轉了不知多少個彎,他才看到一名衣衫襤褸的老婆婆正抱著小樹熊,盤坐在一堵破牆下。

常綠禮貌地微笑:「老婆婆,麻煩你啦。小樹熊,快起來,我們要走啦。」

小樹熊仍舊是那副睡得像死了的樣子。老婆婆輕撫牠柔軟的厚毛:「小兄弟,牠是你的朋友嗎?很可愛啊。」

「還可以吧。除了過份愛睡,牠很不錯啊。」

老婆婆指著常綠手中的銀幣:「小兄弟呀,財不可以露眼啊…」

常綠這時才發現自己一直握著剩下的銀幣,向老婆婆點頭微笑後,便把它放回褲袋裡。

老婆婆:「小兄弟,你吃過飯沒有?」

常綠搖頭。

老婆婆:「前面有間餐館,很不錯啊。東角鎮內最棒的……其實鎮內只剩下一間餐館,所以才是最棒,哈哈。」

常綠繼續搖頭:「不用了,我吃不下。」

老婆婆拖著常綠的手:「但是我吃得下啊!」

常綠本想禮貌地甩掉老婆婆的手,但她不知哪裡來的氣力,抓得怪牢牢的。

老婆婆:「要吃便要快走,人家要休午班啊。」

常綠還是忍耐著:「那婆婆你自己去吧,我要趕路呀!」

老婆婆湊近常綠:「等會。那餐館有個二人套餐優惠,很超值啊!一個人吃,沒可能吃光,太浪費啦。」

常綠受不了,大力甩開老婆婆的手:「要吃你自己吃個飽!跟我有甚麼關係?」

老婆婆彷彿受了很大的傷害,身子軟倒,小樹熊也因此滾下地給弄醒了。她雙手支地,號啕大哭:「你這忘恩負義的小子,枉我剛才這樣關心你,你……你沒好死啊!」

常綠有點動氣:「婆婆,你我素未謀面,我怎樣忘你的恩負你的義呀?」

老婆婆一臉淚水:「人家剛才提點你『財不可以露眼』啊。」

常綠呆了。「這是那門子的恩惠?」

老婆婆擦去眼淚。「別忘了,剛才你也聽我說的,把銀幣放回袋裡。」

常綠背脊發涼,因為他發現自己握著銀幣的手還插在褲袋裡。

老婆婆站起來,拍拍屁股,拖著常綠,狡猾地微笑著:「放心吧小兄弟,那個二人套餐很超值的,你一定不會後悔!」


午前的陽光透過精巧的七彩琉璃小窗,照射在堆滿食物的餐桌。肉香菜香醬香溢滿整座小小的餐館。

吃了兩年石子的常綠從來沒見過這樣豐盛的筵席,眼睛瞪得老大,鼻子也貪婪地吸著香氣,肚子轟隆轟隆地鼓動,催促常綠快點進食。

常綠認真地點算著,特大的方形餐桌上放著四大盤、七大碟,計有──

湯:雜卵濃湯
前菜:燻燕子(原隻)、涼伴紅綠菌、虎皮手捲、魚眼凍。
熱葷:紅燒鱷魚尾、八寶大龜、爐端燒獅子頭、鹽酥蜥蜴。
甜點:樹液布甸、仙人掌蜜餞。

小樹熊在雪山長大,那曾見過這樣精心烹調的食物?懶理人類的甚麼餐桌禮儀,抓起一隻燻燕子便大嚼起來。

侍應給常綠傾了杯滿滿的橙黃色花酒,浮起一層杏色的泡沫。常綠好奇地呷了口,一種從未嚐過酒香與果香滲透舌底齒縫,泡沫在唇邊逐一爆破,每一波都透出不同的花香。「好喝!是甚麼酒啊?」

侍應挺直腰板,驕傲地回答:「是我們餐館自家釀製的,材料是……秘密。」

常綠笑了笑:「好啊,用『秘密』這材料來釀酒,這意念很不錯啊!」

侍應很是高興,不明所以地激動得快要流下眼淚。

常綠指著滿桌食物笑問:「這套餐真的很超值啊,兩個人怎吃得下?」

侍應回復平靜。「對啊,也不知那位老婆婆剛才為甚麼點了四人套餐。不過也好……」

「四人套餐?」常綠眼球爆突,耳朵噴火:「那婆娘呢?滾到那兒呀?她不是上洗手間嗎?」

餐館大門趟開,懸在門角的小鈴輕輕響起。侍應張看:「啊,她回來啦!」

老婆婆帶著兩個外貌一模一樣的婆婆走進餐館。三人一進餐館,便坐下來大吃大喝。

老婆婆嘴裡塞滿了八種不同顏色和品種的雜菌,看見常綠只坐不吃,有點奇怪。「小兄弟,別客氣啊,快吃!」

「快吃?怎麼說得好像你請客般!」常綠啐了一口,把手上叉子指著老婆婆:「為甚麼點了四人套餐啊?她們是誰呀?至少給我介紹一下吧!」

老婆婆吞了一顆魚眼,舌頭舔去嘴角殘留的甜汁,再喝了口花酒:「哎呀,這個酒很好喝啊!」老婆婆一雙靈動的大眼,帶點內疚望著常綠:「小兄弟,四人套餐更更更超值嘛……所以找來兩個鄰居一起吃。她們是孿生姊妹,老得連自己也分不出誰大誰小,你隨便叫她們大婆、二婆便成了。」

常綠氣得瘋了:「我連你的名字也不知道啊!如果你不是老人家,我一定打到你屁股開花!」

「我排第八,你可叫我作八婆……」八婆吃了大半截獅子舌,滿嘴是獅子油:「你不快點吃,便沒得吃啊。」餐桌上的食物原來已被三個婆婆和小樹熊吃得八八九九。

常綠好不容易才爭得一隻鱷魚眼和龜頭。「不得了!很美味啊!」

常綠正要再添食,桌上所有食物已被吃光,小樹熊把每個盤子的殘汁也舔得一乾二淨。三位婆婆都飽得捧著肚子,大樂。二婆更累得睡了,下巴還黏著一條長長的獅子鼻毛。

付賬請客的人反而吃不飽,餓了兩年的常綠又失望又氣憤。但細想一會,也記不起多久沒跟別人一起同枱吃飯。大寨的用餐時段裡,他永遠是最遲吃的那個,孤伶伶坐在飯堂的角落。最後一次跟爸媽吃飯是多久之前的事……?

常綠拼命想,也想不起來。媽媽煮的是餡餅還是米飯、配的是菜湯還是肉湯……?如果可以的話,他希望永遠都能記下那頓飯的味道。


「謝謝啊!」餐館外,大廚二廚和侍應熱情地搖手送別。待常綠等人轉過街角,離開他們的視綫,眾人才脫下制服,互相道別。

大廚擦去掛在眼角良久的淚水,把最後的工錢發給二廚和侍應。「謝謝兩位多年來的支持和信任。今天,我們終於可以光榮結業。跟各位一起工作,是我一生最值得回味的日子……大家保重……」

東角鎮內的人,這幾年過得挺苦,連飯也沒有得吃飽,那有閒情到餐館?三個大男人,互相擁抱與道別,鎮內最後一間餐館也正式結業了。

相隔五條街外,大婆、二婆和八婆齊齊躬身向常綠道謝:「多謝恩公,我們很久沒有吃得這樣好、這樣飽啦。多謝啊。」

常綠抱著體重驟增一倍的小樹熊,哭笑不得:「大家別客氣。我保證沒有第二次……」

大婆磕磕撞撞走到常綠身前,熱情地拖著他的手。「恩公,自從波洛圖男爵來到這裡,要建甚麼『華麗城』,我們每一天都在吃苦……今天真的很高興,謝謝你啊。」

常綠握著大婆乾枯的手,看到二婆真摯的熱淚,甚麼氣也消了。

「再見啦恩公!保重啦!」

目送三人身影消失在淒清的街角,常綠不其然有點哀傷的感覺。

「獨個兒……」


>>>Chapter06 耀眼的牙齒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